更新丝瓜视频

喬月寒的藥對咳疾的確是起瞭效果。安笙和喬月寒商議完就趕緊去找顧淮安,在保密的情況下將他們所需的藥材大批量購置,免得那些藥鋪聽到瞭風聲將這些藥抬高價格。安笙離開之後,林婉清並沒有急著離開,而是留在瞭喬月寒的實驗室裡,她雖然是西醫,但對中醫也有些瞭解。看過喬月寒開的方子之後,林婉清臉上露出瞭一抹贊賞:“喬先生開的這方子果真妙哉,還是我們中醫博大精深。”可現在老百姓已經開始推崇西醫瞭,生瞭病什麼的都去醫院,隻有傢裡生活條件差一些沒錢去醫院的,才會選擇中醫。喬月寒搖搖頭嘆息瞭一聲:“中醫深奧的很,我這也隻是皮毛而已。”若不是安笙拿出來瞭那些藥物,他也不可能開出這樣的方子來。這一切都是安笙的功勞。喬月寒自然是不會和林婉清說這些的。林婉清見喬月寒一直在專心的配藥煎藥,她自己在實驗室裡轉悠瞭起來,走著,不小心碰到瞭腳下的垃圾桶,將垃圾桶撞歪之後,林婉清彎腰去扶,卻看到瞭扔在垃圾桶裡的藥盒。上面的字。林婉清伸手將那藥盒拿瞭起來,見喬月寒依舊在那煎藥,她趁著喬月寒不註意將那藥盒裝在瞭口袋裡,做完這一切之後,她才把垃圾桶扶瞭起來。“喬先生,您先忙,我先走瞭。”林婉清匆匆離開,喬月寒隻顧專註的熬藥並未發現林婉清的異常。從大帥府出來之後,林婉清回瞭醫院。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,林婉清將那個藥盒拿瞭出來,藥盒上面的生產日期已經讓安笙抹去瞭,但藥盒上的主治功能說明成分之類的卻還在,尤其是那上面還有生產地址。看樣子像是華夏生產的,但這個地方林婉清卻從未聽過。這個盒子太奇怪瞭。根本就不像是喬月寒能擁有的。這東西到底是誰給喬月寒的呢。林婉清若有所思的盯著手裡的盒子良久,還是給她幹爹打個電話詢問一下,看他知不知道這種東西是哪裡來的吧。林婉清辦公室裡就有電話,打完之後,她這才吐出一口氣,將那個藥盒放進瞭自己抽屜裡鎖瞭起來。既然喬月寒研究出瞭治療咳病的藥物,為今之計還是先解決這個問題。林婉清穿上白大褂,戴上口罩之後又風風火火的趕去瞭隔離區。顧淮安安排的人將治療咳疾的藥材在榕城購置完之後,又去瞭別的地方將這些藥材買下。許是收購的藥材太多各傢藥鋪售罄的又都是同一種藥物,漸漸的那些藥鋪私下都傳開瞭,說這是治療咳疾的良藥,隻是等他們準備大批量的購置,準備抬高價格買賣的時候,他們這才發現已經有人通過他們的購貨渠道將這些藥材全都收購瞭。而這些藥材又統一給北閥各個州縣鎮村一一發放瞭下去,但凡有咳疾者免費治療。因為這件事,一時間北閥呼聲甚高,而袁總統的臉色可就不怎麼好看瞭,他大發雷霆的將手中的杯子摔瞭出去:“都是一群廢物,竟然讓北閥先研制出來瞭藥物。”軍閥少帥,別亂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