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教程

  王山作為雲霞城的一個小天才,自然不會單獨出來,隻是他生性傲然,縱然帶著護衛,卻不願與他們同行,總是我行我素。此次催著黑鱗馬,一路狂奔,把那些護衛遠遠的落在後面,沒想到碰上瞭紫宸,一番交手,還被制服,而且心不甘情不願的給強盜叫著強盜兄。他心中很是憋屈。此刻聽到護衛的聲音,心中一個激靈,像是吃瞭人參果一般,全身通透,舒暢之極,本來要拿出元石,孝敬強盜兄的,可此時也是放瞭進去。“王勇,我在這裡,速來!”頂著被打腫的豬頭臉,王山趾高氣昂的叫瞭一聲,轉而,望著紫宸,一掃先前卑躬屈膝的低下摸樣,再次傲然起來,“強盜,我的護衛來瞭,給你一次機會,跪下磕頭認錯,把自己打成豬頭,打的滿地找牙,然後認我為主。”王山很有自信,因為他有兩個真元境的護衛,其他的都是先天境,足以制服一個小小的真氣境。“滿地找牙知道嗎,就是打掉自己滿嘴的牙,然後從地上一顆顆找出。”王山很是傲然,被打腫的眼睛刻意已經瞇瞭起來,像是有一道寒光散發,但是下一刻,這個刻意動作,就帶起陣陣疼痛,痛的齜牙咧嘴。“呵呵!”紫宸笑瞭,道:“原來滿地找牙是從你這裡發明的,看來你以前沒少讓人滿地找牙啊!”“那是當然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不分貴賤,人人平等,凡是招惹瞭我的存在,從不特殊照顧。”王山點點頭,小眼當中滿是高傲。“現在,我也一視同仁,給你一個滿地找牙的機會。”王山俯視著紫宸,話語很囂張。“王山少爺!”驚呼聲已經越來越近,馬蹄聲越來越響,他的救兵很快就來,王山似乎看到紫宸被打的鼻青臉腫時的樣子瞭。“趕緊的,速速滿地找牙。”看到這強盜隻是在笑,沒有動彈,王山眼睛一瞪,小眼勉強瞪大,很是不滿。“好!”紫宸點頭,笑容更盛,道:“多謝王山少爺給我一次滿地找牙的機會,我會好好把握,好好珍惜,一定不辜負少爺的期望。”紫宸說的很誠懇,也很感激。“哈哈,不用謝,把握好機會就行。”王山大笑,很是猖狂,隻是嘴裡牙齒掉瞭幾顆,笑的有些漏風。“啪!”下一刻,紫宸掄起手掌,猛然打下,清脆而響亮的耳光響起,王山被打的在原地轉瞭三圈,還有些發懵。“噗!”一口鮮血吐出,帶著兩顆大白牙,他愣愣的望著紫宸,似乎有些傻眼,“你你!”好半天,王山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。“多謝王山少爺!”紫宸又是感激的說瞭一聲,緊接著再次揮動手掌,銀光一閃,掌印落下。“啪!”大胖臉上,出現瞭五個清晰的指頭印,耳光響亮,清脆之極,傳出很遠。“噗噗!”王山再次咳血,連帶著大白牙從嘴裡吐出,很是狼狽。“你他媽的敢打我,你這是在找死。”王山捂著臉,嘴角鮮血直流,怒喝一聲,嘴裡漏風,吐字不清。“你讓我抓住機會的,不打你打誰?”紫宸再次揮動巴掌。“我他媽的讓你他媽的打你自己。”王山怒瞭,火冒三丈,又很委屈,氣的渾身顫抖。“哦,多謝王山少爺指點!”紫宸戲謔道,手掌再次落下,發出啪的清脆聲響,又打在瞭王山的臉上。“你你他媽的是故意的。”王山終於反應瞭過來,人傢這是在耍他,捂著腫臉,鮮血直流,怒罵起來。“哈哈,王山少爺真聰明!”紫宸戲謔大笑,再次揮動巴掌,啪啪的打著臉。“王勇,快來啊!”王山發出淒厲的慘叫,顯然是怕瞭,怕對方就這麼打死自己。他已經看出來瞭,人傢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份,很有可能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,在這裡就是故意等自己的。馬蹄聲更近,大地開始震動,顯然已經隻有數百米,隱約之間,紫宸已經能夠看到一道道身影極速而來。“哈哈,好瞭,我親愛的王山少爺,咱們該上路的。”紫宸冷笑一聲,一把抓著王山,身形一閃,就向著官道一邊的密林沖去,速度很快,幾息之後,就已經消失在瞭密林當中。“王勇,救我!”林中,王山的淒厲聲音不斷傳出。馬蹄聲很是急促,幾息之後,幾道身影出現,為首的是一個大漢,很是粗狂,周身湧動著真元力,顯然是真元境的存在,他跳下馬背,到戰鬥的地方停下,看到瞭地面上的痕跡,大地裂開,鮮血揮灑,還有幾顆大白牙清晰可見。“不好,少爺出事瞭!”來到這裡沒有看到人影,王勇的臉色一變,暗呼一聲不好。“王勇,救我!”就在此時,王山的求救聲從林間傳出。“追!”王勇一咬牙,舍棄馬匹,向著林間飛掠。“在追之前,先把你們少爺的大白牙撿起,他不是很喜歡滿地找牙嗎,你們可別忘瞭,現在他都沒有牙瞭。”一道戲謔的聲音,緊跟著響起。聽聞此言,王勇渾身一顫,連連哆嗦,顯然是嚇得夠嗆,王山少爺竟然被人打掉瞭滿嘴的牙,這要是傳回去可有他們受的,一個保護少爺不利的罪名,可是要人死的。王勇臉色極為陰沉,掃瞭一眼旁邊的先天強者,道:“去把少爺的牙撿回來,其他人跟我去追,該死的東西,敢打少爺的註意,我要讓他上天無路,下地無門。”幾個閃爍,王勇等人拼命追瞭上去。紫宸在林間穿行,手中拎著一個人,卻如履平地,速度飛快,身後是一眾強者在追趕,其中有兩位真元境的存在,其餘的都是先天境。“不錯啊,不愧是大傢族弟子,竟然有兩位真元境保鏢。”紫宸戲謔的道,身化雷電,極速飛掠。雷電九逝的第一逝,紫宸早已領悟,此刻已經開始領悟第二逝,速度比真元境的快瞭不少,身後的眾人,雖然趕得很歡實,嗷嗷直叫,可惜無法追上紫宸。“小子,你會後悔的。”王山憤怒的道,本想咬牙詛咒對方,可是卻發覺自己沒有牙瞭,這等奇恥大辱,他差點昏死過去。紫宸剛才說話,並沒有刻意壓制,對方依舊聽出,他的年紀不大。“呵呵,我看後悔的是你。”紫宸不在意的笑著,之後,一手拎著王山,一手向著對方懷裡摸去。“你幹什麼?”王山尖叫起來,像是被蠍子蟄瞭一般,聲音尖銳而刺耳。他號稱萬花叢中過,花草不沾身,喜愛女色,但從不跟男人發生關系。“你想什麼呢,就你這種貨色,爺還看不上呢。”紫宸在對方頭上來瞭一記爆栗,從他的懷中拿出一個小包,包中放著的都是元石。紫宸抽空打開一看,足足有數十塊,而是都是實打實的元石,不是那些垃圾一般的碎元石。“真是窮啊,就你這窮鬼,還敢說是有後臺有勢力,還敢說自己是雲霞城第四天才?”紫宸很是不滿,又賞瞭王山幾個爆栗。王山快哭瞭,不知道是被打哭的,還是被氣哭的,隻是他的心中,一直在咒罵紫宸是鄉巴佬。在雲霞城,哪個先天後期的存在,能夠隨隨便便就拿出數十塊下品元石,除瞭他王山,再也沒有一人,就算是當初王仙兒跟王穹在這個境界的時候,也拿不出來。每次出來都帶著幾十塊元石,王山已經算是財大氣粗瞭,但是奈何紫宸的口氣更大,窮逼一個,口氣卻大的要死,明明看到那些元石,眼睛都差點瞪出來,口水都拉成一條線掉在瞭元石上,轉而擦掉口水,卻一副看不上眼的樣子,還張口就說自己這麼窮。在這一刻,王山想死的心都有瞭。但很快,他就察覺到瞭不對,因為他感覺腰間一顫,似乎有一隻大手摸在瞭那裡。“啊!”當下他就尖叫,身上像是有電流劃過,異常難受,聲音刺耳像是以前他脅迫小姑娘時後者發出的聲音。“叫什麼叫!”紫宸不滿的道,手已經到瞭王山的腰間,之後,解下瞭對方的烈火劍。“這就是烈火劍,也一般啊,我勉強笑納瞭!”紫宸拿走瞭烈火劍,轉而別在瞭自己的腰間,很是威風。烈火劍,削鐵如泥,是雲霞城戰鬥力排名前三的王震威親手煉制的,雖說不及法寶那麼可怕,但也絕非普通的武器可以比擬,此刻紫宸一句話,就說這東西一般。“噗!”實在是受不瞭一個鄉巴佬的侮辱,王山吐出一口黑血,很有尊嚴的暈瞭過去。“哎,這還沒這麼說呢,就暈過去瞭。”紫宸搖頭,似乎很是惋惜,之後又在對方身上搜瞭一遍,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。雷武